sleep

惊弓之弦


  •愁凑中心(吹爆这对)

  •时间线与原著不符

  •内含射箭描写

  •文笔不精

  ok的话请↓




  


    微风拂面,吹来春天的气息,拂过花芽,拨动细细芽尖,拂过清水,惊起阵阵波纹,拂过脸庞,吻下片片柔情。

  

    嫩叶不愿被树枝所禁锢,毅然挣开束缚奔向风的怀抱,随着微风飘过街道,飘到学校,飘到一所沉寂的道场,那里有着与它一同追寻自由的同伴。


    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出现,伴随而来的是一支迅速穿透微风的箭,嫩叶来不及躲开便已经被箭的气流所吸引,乘着箭身直到靶心。


    “哇,好厉害啊!”


    “真的是很漂亮的一箭呢!”


    “不愧是大前,干得漂亮!”


    “不过虽说大前的射箭很厉害,但是给别人的感觉很糟糕哎。”


    “对啊对啊,那张脸这么可爱为什么会散发着冻死人的冰气啊……”


    道场内议论纷纷,不少人交头接耳发表自己的言论。


    “喂!现在是在训练途中,不许闲聊!那边那两个,再多嘴的话等下留下来多射一百次!”


    话音刚落,场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射箭的声音此起彼伏。


    弓道部部长紧皱的眉这才舒展开来,他走到正准备射下一箭的鸣宫凑身边,略微带着笑容说道“鸣宫同学真的是很厉害,射箭时的姿态真是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鸣宫凑抿着嘴,没有答话,只是向部长稍稍点了点头,随即转过头专心直视自己的靶子,缓缓地拉开弓弦。


    部长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走开了。


    “呜哇,光是在一旁看着就觉得鸣宫同学很冷漠,表示非常同情部长大人!”


    “唉,部长大人又何必呢,之前那几次的结果还不够让他吸取教训的吗?”


    “啧啧啧,大前不愧是大前,不光在射箭上让我们望尘莫及,就连交流上也让我们无法轻易靠近,太令人佩服了…”


    “喂!那边那几个!”


    



    鸣宫凑看着一成不变的靶子,手中所拉的弓弦到达自己所想的地方时——放开,听到耳边响起那声清脆的弦音,喜悦的心情让他微微露出了一抹微笑,却转瞬即逝。


    距离母亲去世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自己养伤也养了一段时期,没想到再次碰到弓箭时还能够再次体会到射箭的快乐,让鸣宫凑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西园寺老师应该会很担心我吧,什么都没通知就不再去练习弓箭了,还有愁……鸣宫凑轻咬着嘴唇,拿着弓的手微微蜷起,他应该会忘了我吧……


    想到这里,鸣宫凑的心中充满了苦涩,而原本直视靶子的眼睛有些酸涩,仿佛有泪水想要从中流出。


    “鸣宫同学,外面有人找哦!”


    一名女部员从场外红着脸小跑到鸣宫凑的身边,说道。


    鸣宫凑放下手中的弓箭,原本冷漠的脸上此时却充满了疑惑“找我?”


    是静弥吗?可是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鸣宫凑边走边想到。


    柔柔的春风带着杜鹃花的芳香,吹过鸣宫凑的脸庞,茶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慵懒地随风飘动,深紫色的眼睛中仿佛倒映着星空的碎影。


    鸣宫凑看到眼前的人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愁?!”


    对于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愁,这个信息让鸣宫凑的大脑瞬间短路,只能反射性地用手轻压左胯——这是鸣宫凑受过伤的地方,自他受过伤后一旦受到外界的压力都会反射性地伸手去保护那个地方。


    原本独自站在阳光下的少年所散发的忧郁气息在他见到鸣宫凑后瞬间消失不见,藤原愁轻笑地说道“凑,好久不见。”







    “愁,你说你来这里是要加入弓道部?”鸣宫凑跪坐在道场内仔细擦拭着弓箭“那么愁是要在这里上学了?”


    “原本是不打算在这里就学,不过——”


    “不过什么?”鸣宫凑有些急迫,拿着弓箭的手有些发抖。


    “不过看到凑你在这里,那么我就在这里上学了。”藤原愁笑了笑,他略微向前倾了一点,鸣宫凑还在奇怪为什么藤原愁要变动坐姿时,只见藤原愁半坐起身,一只手迅速伸到自己的腰部“你刚刚有在摸这里——是有什么不舒服吗?”


    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鸣宫凑猛地向后仰去,原本拿着弓箭的双手此时撑在两旁,来不及去保护那处被衣服掩盖的伤口,更来不及去抓即将从腿上滑下的弓与箭,鸣宫凑只能直楞楞地看着那片紫色的星空。


    所幸,藤原愁也只是虚抚,看到鸣宫凑反应这般剧烈也未再深入,随手接过即将从鸣宫凑腿上滑落的弓与箭“现在射箭如何?”


    “呃……”鸣宫凑还未从刚刚的虚惊中反应过来,眨了眨眼思考了一会藤原愁的话“还好,勉强能够射中。”


    “勉强?很久未练?”藤原愁皱起了眉头,“与你的腰部有关?”


    “恩……”鸣宫凑含糊地应道“现在要来比一场吗?”


    “求之不得。”






    空窗一段时期的鸣宫凑自知自己是比不过训练有序的藤原愁,但是当自己拉起弓弦后所奏出的弦音是如此的美妙,另他不得不沉迷于其中。


    手奏弦声,箭入靶声,风吹叶动,微光闪烁,一时之间,弓道场内只闻接连不断的中靶之声。


    就在射出最后一箭之时,腰身处猛的传来一阵刺痛,让鸣宫凑手抖了一下,最终射出的箭却没有带出往常那声清脆的弦声。


    箭堪堪在靶下停止,仿佛有无形的手阻止了它的飞行,不甘地射入墙中,微颤的尾羽发出抗议的声音。


    紧随其后的藤原愁不着痕迹的看了下鸣宫凑的腰部,然后目视靶心,优雅地拉满弓,在适度的地方送开,低沉的弦音携着箭直至靶心。


    “天呐,这也太厉害了吧!”


    “真是可怕!”


    “这两个人肯定都被弓道之神眷顾了,不然怎么会如此的厉害!”


    鸣宫凑喘着气,一只手轻按自己的左胯,看向自己最后射出的唯一一支脱靶的箭,握着弓把的手逐渐用力。


    “凑。” 藤原愁低声叫道。


    从未听过藤原愁用这般语气对自己说话的鸣宫凑感到有些不安,但还是转过头看向藤原愁,明净的眼睛中充满了疑惑。


    “能方便两人私下谈一下吗?”


  



    一路上藤原愁都沉默不语,曾经习惯了藤原愁温柔态度的鸣宫凑越发不安,但是嘴笨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缓和彼此之间紧张的氛围。


    很快,到了空无一人的更衣室,刚关上门的鸣宫凑有些踌躇,在门口面壁了一会便被藤原愁拉到了衣柜前。


    “愁……?”


    “把衣服脱下。”


    鸣宫凑睁大了双眼,用眼睛疑惑的看向藤原愁,却被那双深邃的紫色所吸引,抿了抿嘴,才缓慢的解开腰带。


    一层一层的衣衫被拨开,露出内里细嫩光滑的肌肤,只可惜左侧的肌肤却被一条狰狞的蜈蚣所霸占,从衣服内探出的须头展现在藤原愁的眼前。


    藤原愁轻轻碰了下,蜈蚣仿佛被惊醒般剧烈地颤动着,“这里,怎么了?”


    鸣宫凑笑着说“如你所见,之前受的伤,现在已经结了疤,没什么大碍……”


    藤原愁沉默地听着,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抬眼紧盯着鸣宫凑的眼“我说,这里怎么了。”


    “就是受伤了……”


    鸣宫凑还未来得及说完,便被藤原愁猛地按在衣柜的手打断了。


    被禁锢在藤原愁的怀中,鸣宫凑觉得非常的不自在,正想用手推开藤原愁时,举起的手被藤原愁用力地抓住,被迫放到自己的耳旁。


    鸣宫凑心中有些发慌,正想出声询问藤原愁的意图时,微张的嘴却被另一张嘴所堵住,单薄无力的话语被另一张嘴吞噬得一干二净了。


    窗外阳光明媚,鸟儿不停地唱着歌,微风轻轻吹过鸟儿的羽毛,吹到了窗内。


    鸣宫凑紧闭的牙关被灵活的舌头撬开,退不可避的舌头被对方的舌头趁机缠绕,被迫与之共舞。


    鸣宫凑的眼睛越睁越大,他想要出声说话却只能发出“唔……”之类暧昧的话语,他想要后仰躲避却发现自己越退,藤原愁就进攻的越发猛烈,是在是无计可施。


    放弃挣扎的鸣宫凑只好随着藤原愁的攻势,渐渐地发现原本猛烈的攻势逐渐缓慢下来,原本强势的舌头此时不在强迫鸣宫凑来迎合它,而是在细细舔舐着鸣宫凑的牙齿,轻柔的动作让鸣宫凑渐渐沉溺在其间。


    两人接吻吻得不知过了多久,等到两人分开时,一条细长的银丝从口中流出,鸣宫凑通红着脸庞不停地喘息,借此来缓解长时间屏气的痛苦。


    藤原愁仍然保持着这个将鸣宫凑禁锢在怀中的姿势,头再次缓缓低下,还未从刚才的接吻中缓过神来的鸣宫凑以为他又要亲下来,但是自己已经来不及去躲开,所以只好凶狠地瞪大了眼来表示自己的拒绝之意——他可不想再去体验即将被憋死的痛苦了。


    未曾想到,藤原愁仅仅是用额头抵住了鸣宫凑的额头,温和的紫色眼睛中倒映出面前鸣宫凑的脸“可以跟我仔细说了吗?”


    “……”鸣宫凑为自己刚才的想法而感到羞愧无比。


    不可思议,从额头处传来的温热触感让鸣宫凑觉得非常的平静,看着那片深邃的紫色,仿佛让他想起了母亲的温暖。


    “……就是之前我没有再去西园寺老师那里的那段时期,我的母亲因为意外事故去世了……我也因此受了这个伤。”


    “伤在腰部,就连起身都很困难,更别说拉弓……父亲那段时期一直细致地照顾我,但是他却不允许我再去练弓……”


    “现在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我也因此可以来练习,不过有时会从伤口处传来刺痛……”


    “愁,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的事情,让你担心了……”



    藤原愁略微有些错愕,缓缓离开鸣宫凑的额头站直了身,怜惜地抚过那片被伤疤覆盖的肌肤,轻叹了一口气,“凑,你这个人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呢?”


    “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不是都交代清楚了吗……”鸣宫凑有点觉得委屈,伴随着额头温热的触感消失,原本的平静如镜花水月,转眼消失不见。


    “嗯,非常谢谢凑你这么信任我,能够将这么痛苦的经历告诉我,”藤原愁放下按在衣柜上和抓住鸣宫凑手腕的手,将鸣宫凑松散的上衣整理了一番,随后轻轻拥抱着鸣宫凑,在他耳边说“真是辛苦你了,我为我之前的行为向你道歉。”


    鸣宫凑瞬间红了耳朵,眼眶也变得有些湿润“不……我不会介意的……”


    “嗯……”


    藤原愁再次覆到鸣宫凑的面前,轻啄了下他的嘴唇,“这是作为安慰的吻。”


    “哎?”鸣宫凑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了点失落之意。


    “不喜欢吗?”


    “愁安慰别人都是这样做的吗……”


    “当然,”藤原愁特意顿了一会,在看到鸣宫凑寓于言表的失落后“不一样,凑是凑,所以安慰凑与安慰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是吗?”鸣宫凑觉得有些开心,但是很快强迫自己镇静下来。“那之前的……”


    “之前的要看凑你是如何想的了。”藤原愁笑道。


    “朋友之间的友谊之吻?”


    藤原愁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凑,你远比我所想象的还要迟钝。”


    “不要这么说我!”鸣宫凑红着脸小声叫道“所以说到底是不是啊?还有刚刚贴过来的姿势……”


    “是啊,既然凑这么想那么就是凑所想的那样,刚刚紧贴额头的姿势是我从书上看来的,用于安抚的特有姿势,专门适用于母亲与孩子以及恋人之间。”藤原愁平静地说道,不含任何感情。


    “愁你又把我当作小孩!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会追在别人屁股后边大吵大闹的孩子了!”鸣宫凑反驳道。


    “凑是选择性失聋吗?”藤原愁深吸了一口气,吐出后终于说出常有的带着温度的话语“抱歉,我不该这么说你,凑的伤现在还疼吗?”


    “也不是不能原谅你……”鸣宫凑气鼓鼓地说道“不疼了,现在什么感觉也没有。”


    “好吧……”藤原愁刚想再说话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喂!里面的两位谈好了吗?现在部员活动已经结束了,我们需要换衣服回家啦!”


    微风吹起一片嫩叶,让它顺着窗户飘到室内,晶莹剔透的翠绿点缀在深色的地板上,格外地富有生机。

————————————————————————

End.

干了这盆热腾腾的狗粮_(:з」∠)_


花开满春

  自第八话时的回忆,自小鸣宫凑终于可以射箭后,老师给他弓道服(这里是不知道那个弓道服叫什么......)​ 藤原愁帮助他如何穿的脑洞,非常短小,而且可能会有bug,希望能够多多体谅。


  以上ok的话,请向下翻







  “真是辛苦你了,连续空拉两个月都没有厌烦,现在已经可以尝试着射箭了哦。”

 

   随着西园寺老师的这句话,鸣空凑的眼睛瞬间发亮,脸上满是激动之情,他兴奋地跑到藤原愁面前“愁!我做到了!我可以射箭啦!”

  

  藤原愁也露出淡淡的笑意,深邃的紫色倒映出面前少年的面容“嗯,恭喜你。”

 

   “在此之前——要把衣服给换了哦。”西园寺老师拿出一套全新的弓道服,笑着说道。

 

   “哦哦!”鸣空凑急忙转身跑到老师面前,张大双眼去看属于自己的弓道服。

  

  洁白的上衫压在黑色的裤子上面,静静地躺在木板上,鸣空凑不知不觉地屏住了呼吸,手正慢慢地伸向衣服时,突然被一双手拦住了。

  “愁?”

  “你还不会穿吧,”藤原愁淡淡地说道,“我来教你。”            

  “哎??”

 

   说罢,一手拿起鸣空凑的衣服,一手拉住鸣空凑的手走开了。

 

   西园寺老师和蔼地笑道“两人关系真是很要好呢……”

  

  温和的春风拂过盛开的杜鹃花丛,携着花香悄悄潜进寂静的衣室内。

  

  一些细语声融入到风中,虽不可闻,但在寂静无人的衣室内却无比清晰了。

 

   “这样……然后穿过去,再这样……好了。”藤原愁轻轻地帮鸣空凑系好腰带,嘴中不忘教导鸣空凑穿好弓道服的方法

  

  “你记住了吗?”

 

   “哇,愁你好厉害啊,这么快就完成了——不过速度好像不是一般的快,我没看清……”鸣宫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

 

   藤原愁无言地看着鸣宫凑,紫色的眼中仅是无奈“我再教一次,请你不要眨眼了。”

 

   “哎?不眨眼很难办到的啊!”


    “你看,从这里穿过去,再这样……”

 

   藤原愁轻柔的动作让鸣宫凑感觉像是羽毛轻轻划过自己的肌肤,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感觉让自己变得非常奇怪。


   每次藤原愁碰过的肌肤都会慢慢发烫,这让鸣宫凑不止一次去看那双修长的手,看看那指尖上是否点燃着火焰,要不然为什么他会觉得不只是被碰过的地方发烫,就连自己的脸颊也在慢慢发烫呢?

 

   “懂了吗?”

  

  专属于少年变声期的沙哑的嗓音宛如一声惊雷炸在鸣宫凑的耳边,瞬间让鸣宫凑从自己的世界清醒过来“啊?”

 

   “凑,你是在耍我吧。”

 

   “没有啊!真的没有啊!我……我只是走了一小会的神,愁你别生气啊!”

 

   “在别人教你的时候走神?”藤原愁平静的问道。

  

  “呃……对不起,愁!”

 

  “好吧,我接受,”藤原愁轻叹了一口气,“最后一遍,这次不仅不要眨眼,而且连注意力也不要分散。”

 

  “好的!”

 

  藤原愁再次将原本系好的腰带慢慢解开,松垮的裤子逐渐露出内里白皙的肉,柔和的阳光撒在上面,显得那些露出的嫩肉竟比这白色的衣衫还要白。

  

  藤原愁垂下眼,细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中不知名的情绪,他轻轻抚过上衫,抚摸着露出的嫩肉,指尖传来的触感让人流连忘返,但是他却只停留了片刻便用衣服将其盖住,轻柔地将腰带绕在外面,一圈,两圈,轻扯后显露出鸣宫凑纤细的腰身。

 

   “紧吗?”藤原愁问道,但是却没有人回应。

  

  藤原愁正觉得奇怪,于是他抬起头,却看到了满脸通红的鸣宫凑正湿润着双眼,好似哭过一般,顿时他感觉到自己内心的心弦被拨出了重重的一声。

  

  “凑?”藤原愁慢慢起身,手靠近鸣空凑的脸庞,就在快要摸到时,外面传来了西园寺老师的声音“愁——凑——好了没?”

  

  两人的身躯猛的一僵,原本紧贴在一起的两人瞬间分开,鸣宫凑慌乱地用手蹭去自己的双眼“啊,马上就来——愁,我们快去吧……”

  

  说完,还未等藤原愁回应,自己便率先跑了出去。

  

  独留藤原愁一只手僵在半空,许久,缓慢收回。

  

  藤原愁伸出另一只手抚过那只手的指尖,仿佛之前所碰触的肌肤还在眼前,细腻的触感让他不免有些眷恋。

  

  藤原愁忽然想起刚才那张鸣宫凑害羞的脸,轻笑了一声,不是为了嘲笑因害羞而差点哭鼻子的凑,而是为当时脑海中竟浮现出想要为他舔去泪水这个想法的自己。

  

  怒放的杜鹃花迎着朝阳肆意的吐露自己的芬芳,浓厚的芳香久凝不散。




  End.

  小凑简直太可爱了好想看他哭鼻子(并不)小时候的性格感觉跟长大后的一点也不像,但是都非常的可爱!愁总,呃,感觉写的有些过于早熟,应该是错觉吧啊哈哈哈_(:з」∠)_